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中国互联网音乐场景中沉默的仍然是绝大多数

发布日期:2019-09-08 16:45   来源:未知   阅读:

  早前发过一篇文章,《如何用一句话激怒音乐圈?》,哪句话?“听歌还用花钱?”。

  关于中国音乐产业的“现实”,新音乐产业观察已经分析过很多次了。比如《中国人为什么不愿意为数字音乐付费?》。

  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简称CNNIC)日前公布了最新的《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第44次。

  截止到2019年6月,我国网络音乐用户规模达6.08亿,较2018年底增长3229万,占网民整体的71.1%。

  手机网络音乐用户规模达5.85亿,较2018年底增长3201万,占手机网民的69.1%。

  至少,从数据上看,中国网民对音乐的需求是很高的。(且不管需求什么样的音乐)

  在各类应用使用时长占比中,网络音乐排在第四位,使用时长跟排名第三的短视频相比,并没有差很多。

  QuestMobile早前发布的《中国移动互联网2019半年大报告》显示,2019年6月,移动音乐的用户规模渗透率达到65.9%,比2018年6月的63.1%,增长了2.8个百分点。

  2018年,美国总人口是3.27亿,日本总人口是1.27亿,中国在线音乐的用户量是美国总人口的1.6倍,是日本总人口的4.7倍。

  腾讯音乐(简称TME)公开的财报显示,截止到2019年6月,该集团下属三大音乐服务(QQ音乐、酷狗音乐和酷我音乐)的在线音乐服务总付费用户量是3100万,付费率是4.8%。

  易观的数据显示,2019年6月,TME三大平台的月活占据了中国在线%。(仅计算进入TOP1000的APP)

  按照这个数字算,2019年6月,中国内地在线音乐服务的付费用户总规模在3800万左右。

  如果按3800万付费量和6亿用户算,付费率达到6.3%,但,个人判断,中国在线音乐服务的付费率不会超过TME的4.8%。

  虽然6亿用户这个数字也有待商榷。但,综合各方面数据看,中国在线音乐付费用户总规模不会超过4000万。(参考:(据IFPI《2019全球音乐报告》给出的中国在线年的数据)

  也就是说,如果如CNNIC的数据所说,中国有6亿网络音乐用户(包括手机网络音乐用户),那么,就算按4000万付费量算,也有5.6亿用户没有付费。

  我不太喜欢“白嫖”这个说法,因为,对于版权方来说,实际上并不存在完全的“白嫖”,免费用户带来的广告收入虽然不多,但也会回馈到版权方。(参看:白嫖?不存在的!)

  对于版权方来说,如今可能是互联网音乐有史以来最好的时代了,无论用户前台是否付费,音乐平台背后都支付了大量的版权使用费用。

  版权市场走高,除了因为2011年来国家大力推动“正版化”、平台不得不花钱买版权之外,也跟版权音乐使用场景的变化有关。

  除了音乐平台,很多不同商业场景的商家或渠道也需要使用音乐版权,都需要支付版权费,网络K歌、背景音乐、智能音箱、健身运动、个人穿戴、车载设备……

  但我认为,这还不算是一个健康的状态,B端版权支出高,C端消费少,市场显得并不平衡。

  可能有人会说,平台虽然版权支出高,但收入也不少啊?你看,2019上半年,TME总收入达到116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了35%!

  虽然说,社交娱乐服务的收入也会有部分回馈到版权方,毕竟全民K歌所使用的伴奏也需要支付版权费,但是……

  QuestMobile的数据就显示,网络K歌的总使用时长正在两位数下降。

  从腾讯音乐的财报数据看,社交娱乐服务的付费用户量增长趋缓,而付费率则在下降。

  相比之下,我始终认为,把希望寄托在更有用户基础的在线音乐用户身上,才是关键。

  毕竟,对于用户来说,听歌始终是稳定的基础需求。而且,在线音乐的版权支付是相对明确的,社交娱乐服务的收入到底有多少能够反馈回版权方,平台可能有更大的话语权。

  总之,从上面的数据分析,我们已经可以看出来,中国互联网音乐现在最大的问题是,听歌的人多,付费的人少。

  前面提到中国在线音乐的用户量是美国总人口的1.6倍,是日本总人口的4.7倍。

  据IFPI的数据,2018年,中国录制音乐市场的总规模是5.3亿美元,而美国是66.4亿美元,日本是28.7亿美元。

  这就是中国互联网音乐的残酷现实,尽管网民的付费意识相比早些年已经有所提高,但绝大多数人仍然在“沉默”——沉在付费用户下面,默默听歌,不愿意花钱。

  你看,2019年第二季度,国内各大平台普遍采取免费用户只能试听等方式来推动付费,但效果并不太明显。

  以TME为例,2019年第二季度,腾讯音乐的在线音乐付费用户量比上一个季度增长了9.2%,只比上一个季度的5.2%多了4个百分点,不如2018年第四季度的16%。

  而且,尽管第二季度的付费用户量比上一个季度增长了9.2%,但在线音乐的收入却比上一个季度减少了3%。(腾讯音乐2019年第一季度的在线亿人民币)

  根据我对2019年至今QQ音乐和网易云音乐两大平台官宣过的数字专辑销量的统计,到2019年8月,这两大数字专辑主要的消费平台的总销售额在2.5亿元人民币左右。(仅计算官宣过的数据,而且包括部分去年的销售额)

  除了互联网长期养成的“免费思维”,也跟体验和内容不能满足需求有关,此外,可能也正如一些比较悲观的观点认为,中国人对于音乐的需求并没有那么强烈,对于大多数人网民来说,音乐并非必需品,也就没有付费的必要了。

  中国互联网音乐需要新的增长点,而这个增长点,目前看来,就只有想办法激活尚未付费的“沉默的大多数”了。

  一些报告显示,95往后的年轻人,音乐付费意识明显提高,而我的观察所得是,不少年轻用户对于“白嫖”深恶痛绝,大家纠结的更多是音乐平台的体验和版权。

  另一个可以思考的角度是,随着音乐使用场景的不断拓展,场景型的消费会不会取代传统的在线听歌成为付费的主角?

  如果一个场景能够通过其他方式获得巨大收入,或许平台也不会那么纠结在线听歌用户是否付费了。

  比如亚马逊今年起就开始为智能音箱Echo的用户提供免费音乐流媒体服务。外媒分析说,这是因为亚马逊强大的广告营销网络能够靠海量免费用户转化出巨额广告收入。

  奇思客成立于2012年初,是一家立足中国、放眼世界的互联网科技公司,专注为中国乃至全球企业提供国际化整体解决方案。[详情]

  荒草地股权VC基于企业管理咨询行业与金融创投行业行业互补产生的机构,依托创始人在创投圈、资本圈雄厚的人脉资源,背靠投资总监俱乐部,为解决企业发展中遇到关于股东股权问题及股权纠纷难题进行定制化服务。[详情]

  程序化邮件直投服务平台“PebblePost”获1500万美元B轮融资

  PebblePost是一家程序化邮件直投服务平台,为客户(品牌及广告商)在24小时内将网络促销活动灵活转化为个性化直达邮件。[详情]

  LeoLabs是一家隶属于斯坦福大学国际研究院的科技初创企业,专门研究近地轨道中的漂浮物和碎片,检测并努力避免各种潜在碰撞。[详情]

  LocusLabs是一个室内地图和定位平台,利用室内路线视图技术,为场馆、大型企业和品牌提供一个室内数字定位平台,用于共享并管理其物理空间。[详情]

  为企业提供钟点工管理软件企业“WorkJam”获1200万美元B轮融资

  WorkJam是一家为企业提供钟点工管理软件的公司,填补小时工与企业沟通途径空缺,采取以移动为中心的方法,将企业战略与那些在前线具体执行这些战略的员工实现更好地整合和协调,实现工作场所的数字化管理和运营。[详情]

  多啦衣梦是一个定位于大众年轻女性群体,以“订阅式租赁”方式解决女性服装多样性需求的平台。[详情]

  安行是一家共享单车服务品牌,打造城市绿色共享出行的服务平台,具有扫码租车、站点车辆信息查询、个人骑行记录查询、个人碳积分查询和个人碳交易等丰富功能。[详情]

  31会议,中国领先的会议活动平台,一站式连接主办方、参会者、供应商。[详情]

  楼盘网是一家房地产综合门户及营销平台,提供新房、房源、优惠楼盘、新闻、二手房、租房、论坛等服务。[详情]

  百拜单车的前身是美骑单车,作为共享单车平台领域新进宠儿,百拜单车的主打颜色是绿色,主要面向二至四线城市的用户提供服务。[详情]

  ofo创立于2014年,是国内首家共享单车公司,首创无桩共享单车出行模式,致力于解决大学校园的出行问题[详情]

  奖金网(原大奖网)由深圳市华度玉录科技有限公司企业成立于2015年,主要为用户免费提供在线彩市新闻、体育热点、赛事资讯等服务。[详情]

  泰笛科技成立于2012年底,是全球首家在线洗衣品牌,业务包括洗涤、鲜花订阅和绿植租赁,拥有超过400万付费家庭用户,服务覆盖全国超过11个城市。[详情]

  Workfit是一家提供会议语音助手服务的初创公司,通过会议搜索、会议记录以及画出会议重点、推进会议事项等来帮助人们更高效的开会。[详情]

  StayAbode是一个印度公寓租赁服务平台,利用技术、设计、服务以及品牌为房地产市场提供联合居住空间,目前在班加罗尔提供超过180个床位覆盖4所物业。[详情]

  Diamanti是一家超融合基础设施初创公司,主要为企业数据中心提供硬件及软件支持服务,推广应用程序容器技术。[详情]

  Uponit是一家服务于高端内容发行商的广告恢复平台初创公司,帮企业恢复被屏蔽的广告资源,旨在保护内容发行商的线上广告业务,避免给广告商带来损失。[详情]

  uShip是一个定位于个人和企业的在线运输及货运交易平台,提供便捷的运输和物流的搜索及预订服务,致力于让全球的任何货物能够自由流通。[详情]

  鲸仓科技成立于2014年5月,隶属于深圳市鲸仓科技有限公司。凭借专利的仓库自动化技术,致力于帮助广大电商和零售企业免费将仓库升级为自动化仓库,提供仓库业务代运营服务。[详情]

  GYENNO One是一个智能腕带品牌和可穿戴设备,支持身体活动监测、无线充电、来电提醒等,提供基于康复机器人的精准医疗服务。[详情]

  职行力是一款人力资源运营的移动APP,专注于从培训管理切入,通过一套激励运营方案,例如微课大赛、新产品FAB(说服性演讲)征集大赛等,让员工自己贡献培训内容UGC。[详情]

  车发发是一个O2O汽车保养平台,服务于中高端车主,提供保养、钣喷、美容等标准化服务。[详情]

  原谷生鲜2014年于南京起航,通过多媒体自助终端、互联网、无线网络及生鲜直投保鲜柜,为居民搭建惠民平价、便捷购买、优质保鲜的服务体系。[详情]

  我爱我家成立于1998年,旗下拥有“我爱我家”、“伟业顾问”、“汇金行”以及“相寓”等多个在行业内知名的专业业务品牌,是我国知名的房地产综合服务企业。[详情]

  Fossa是一个致力于解决程序员使用开源代码不合规的问题的公司,致力于帮助企业更好地实现开源代码合规化,并且自动追踪开源代码的授权许可协议。[详情]

  SoFi是一个在线金融借贷平台,从学生贷款起步,随后将市场拓展到房屋贷款、汽车贷款、消费贷款等领域。[详情]

  Layer 成立于2013年,是一家面向开发者的云通讯服务平台,致力于打造“面向互联网的开放通讯层”,其技术可帮助开发者在短短几分钟内就能将文本通讯、语音、视频等功能嵌入他们的应用当中。[详情]



上一篇:出海记|日媒:腾讯在海外战略转型 加快亚洲娱乐市场布局 下一篇:音乐网站有多少个